泽熙魅影重现!涉事个股两天暴涨44%

发布时间:2020-11-16 13:29:37
编辑: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体:

尚无标的资产估值、业绩补偿等“要件”的朦胧借壳预案,助推平平无奇的创业板公司普丽盛连拉两个涨停板,最近两日累计股价涨幅达44%,俨然一副大牛股的模样。

撇开润泽科技借壳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不谈,在普丽盛本轮飙涨行情中,年初“吞”下普丽盛17.8%股权的三个神秘自然人,无疑也是财富盛宴的最大获利者。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斩获其中11%股权的浙江宁波人周战红和任伟达,均是当地投资圈人士,且透过康强电子与昔日私募大鳄泽熙勾稽关联。

在6个月锁定期过后,三人又不约而同通过小幅减持将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隐匿“水下”。但大宗交易的接盘人,均为宁波当地营业部,如此操作疑似倒手分仓。更值得监管深究的是:这一揽子资本运作,是否是宁波资本主导的棋局?背后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嫌疑?

三名自然人结伴入局

周战红、任伟达

去年12月16日,普丽盛披露,股东Masterwell、FundII-Annex及软库博辰,分别与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分别受让上市公司6%、5%股权,转让单价均是12.62元/股,交易金额分别为7572万元、6310万元。此外,软库博辰还与自然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向后者转让6.8%股权,转让单价13.53元/股,总价9203万元。今年2月、3月,股权交易完成过户。

彼时,普丽盛股价约15元左右,市值仅15亿元。这家2015年4月上市的创业板公司,赶上了市场最疯狂上涨的时期,早期股价一度触及177.33元,但在之后长期震荡调整,股价较巅峰时期下跌逾九成,业绩也每况愈下。

亏损6188万元

而在股价底部区域,上述三位自然人股东的结伴“入场”也辟出了一道分水岭——从今年5月开始,普丽盛的股价开始蠢蠢欲动,随后持续上涨且走势独立。不过,普丽盛经营业绩并不能支撑这一涨势,公司前三季。

那么,上述三位“点石成金”的股东是何背景?

上证报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查询发现,同日同价接盘的宁波人周战红和任伟达颇有来头。

任伟达留在资本市场上的标签是“家族抱团”式作战。

任奇峰、任伟达、任贵龙、任峰杰、宁波汇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沛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曾作为“集团军”,跻身康强电子的重要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任伟达、任峰杰与任奇峰为表兄弟关系,任贵龙为任奇峰的岳父,其他两家企业系家族成员控股。

“天眼查”显示,周战红是宁波占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实控人,且是上海灵岩投资有限公司的监事。而上海灵岩的实控人竺勇曾是光大证券资深保荐代表人,曾为2011年康强电子定增项目的保代之一。

正是该次定增中,任伟达认购了部分康强电子定增股份,首次“出场”。2013年6月,任氏家族又通过增持首次举牌康强电子,持股比例达5.057%。四年之后突然发力,至2017年4月底二度举牌,持股比例达10%,当年11月进一步上升至15%。

泽熙投资、银亿系

任氏家族“扎营”期间,等资本阵营集结康强电子,股东间博弈甚为激烈,其后随着泽熙陨落、银亿崩塌,任氏家族自2019年8月开始快速减持回笼资金,紧接着便出现在普丽盛的接盘方“坐席”中。

泽熙掌舵人徐翔与竺勇交情颇深。泽熙案中,竺勇亦受牵连,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而透过康强电子的过往可知,与竺勇关系密切的周战红,和任伟达早已熟识。

隐身“线下”疑为倒仓

联袂入局普丽盛后,三人在限售期过后,即开启了分仓术。

今年2月26日,周战红和任伟达受让股份完成交割;

3月20日,陈阳受让的股份完成过户;

8月28日,6个月限售期刚过,周战红和任伟达不约而同地在同一天减持了部分股票,持股比例降到了5%以下;

9月24日,陈阳紧跟其后,也减持了部分股份,也将持股比例控制在了5%的举牌红线下,进而可以自由买卖不受信息披露、短线交易的约束。

十分蹊跷的是,记者对照大宗交易发现,周战红、任伟达、陈阳三人减持股票的受让方,锁定为宁波两家当地营业部——光大证券宁波彩虹北路营业部和海通证券宁波解放北路营业部,甚至出现了同一营业部之间的对倒。

接盘者的趋同,隐约印证了陈阳的“盟友”身份。

更耐人寻味的是,任伟达的表哥任奇峰,出现在了普丽盛今年三季报流通股股东榜单中,同期“入榜”的还有王凤飞、林万里、沈淑英三张新面孔。

“天眼查”显示,竺勇控股的北京灵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股东之中就有一位名叫“王凤飞”的自然人。

从逻辑及时间点推测,任奇峰等人的持股,很可能来自周战红、任伟达、陈阳三人的减持。这或许意味着,普丽盛的流通盘,很可能被“宁波帮”资金通过分散持仓的方式高度控制。

这是普丽盛本轮上涨的驱动力吗?隐身背后的宁波资本,是本次借壳的促成方吗?

再看今年第三季度大举增持普丽盛的四名自然人股东,似乎也“有备而来”。

任奇峰是任伟达的表亲;

王凤飞疑似竺勇的马甲;

另外两名自然人中,沈淑英在投资普丽盛之前已有多年没进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林万里在押注普丽盛之前,更是没进过任何一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序列。

“注册制改革已经打开了快速IPO的通道,借壳方润泽科技既然如此优质,为何不独立IPO而来辗转借壳?这不合逻辑。”市场人士说,“过往不少重组方案,只是为了让上市公司股东出货。无论最终重组是否成行,利益方已经逢高出逃。”

彼此勾连颇深的宁波资本“围猎”普丽盛,是在唱的哪一出戏?本报将持续关注。

   原标题:泽熙魅影重现!涉事个股两天暴涨44%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rexun.cn 热讯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热讯网(www.rexu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20005723号-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