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经济网 > 要闻 >

康美药业再遭痛击 诡辩财务差错不是造假?

康美药业实控人被抓,最值钱资产已转给子女 保荐机构广发证券被重罚

A股“造假王” 背后还有哪些事?

A股“造假王”康美药业(ST康美,600518.SH)再遭痛击,公司实控人马兴田被抓!

康美药业7月9日晚间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家属的通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告称,马兴田自2020年5月起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7月10日,证监会宣布重罚康美药业的保荐机构广发证券(000776。SZ),暂停广发证券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并对14名直接责任人严肃追责,其中8人被禁业10年至20年。

当天,康美药业股票低开低走,股价报收2.50元,总市值仅剩124亿元。两年前,被誉为“白马股”的康美药业顶峰市值曾高达1391亿元,如今已蒸发超过9成。

从头说起:

A股“造假王” 从小药铺到市值千亿

2017年康美药业成立20周年时,其营收已经高达264亿元,公司市值也早已突破1000亿元,成为典型的蓝筹白马股。

2020年6月18日,姗姗来迟的年报称全年亏损46.61亿元。同时,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仍高达94.8亿元。

靠三七起家 2017年营收已高达26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马兴田,广东普宁人,康美药业创始人,曾任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通过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康美药业32.75%的股份,目前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马兴田1969年出生在普宁的一个小山村,他的家乡普宁是广东著名中药材集散地。上世纪90年代,马兴田与妻子许冬瑾结婚后,依靠妻子出身中药世家的优势,在家乡开了家小药铺。1996年,27岁的马兴田凭借敏锐的市场嗅觉,低价大量买进药农手中的三七并囤积,然后在行情高涨时高价抛出,成功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有了原始资本积累后,马兴田夫妇于1997年创办了一家只有几个员工的小型药厂,这就是康美药业的前身。在马兴田夫妇的艰苦努力下,康美药业迅速发展,短短4年时间就成功上市。获得资本助力后,康美药业更是一路狂奔,到2007年公司成立10周年时,其营收已经突破10亿大关。

也就在这年,康美药业投资制作了《康美之恋》MTV音乐电视。虽然《康美之恋》只是一部广告片,但制作精良、十分唯美,从画面、音乐、故事上都堪称上乘之作,在央视黄金时段反复播出后火得一塌糊涂。几乎一夜之间,康美药业就“霸占”了大众视野,也让康美药业借此一战成名,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品牌。

到2017年康美药业成立20周年时,其营收已经高达264亿元,公司市值也早已突破1000亿元,成为典型的蓝筹白马股。康美药业的中药饮片也成为民族医药健康产业的旗帜。凭借康美药业千亿市值,马兴田成为各类富豪榜上常客。2018年,马兴田家族在康美药业股价顶峰时,以410亿元财富位居当年胡润百富榜第52位。

千亿造假被引爆

竟然诡辩是财务差错不是造假

然而,在康美药业奇迹般增长的背后,却是造假成风、黑幕重重。

从2018年开始,康美药业多次被质疑财务造假;2018年12月,康美药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4月,康美药业突然“自曝”财务数据会计差错,称2017年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亿元,销售商品收入多计102亿元,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等多项财务差错。

299亿元的所谓“财务差错”引发市场强烈质疑,也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一家医药行业龙头公司竟然财务造假,“大白马”一夜间变成了“黑天鹅”。

事已至此,公司实控人、董事长马兴田却在致股东信中轻描淡写地称,企业快速发展导致内控不健全,财务管理不完善。其还公开辩解称:“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但资本市场却不相信这样的诡辩,其会计差错公告一出,康美药业股价一泻千里,连续6个跌停。之后仍狂跌不止,到公司戴帽ST后又迎来连续15个跌停,投资者欲哭无泪。

然而,经证监会调查认定,康美药业的造假手段比所谓的“财务差错”更猖狂,更嚣张。

2019年8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调查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分别虚增营收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2018年年报虚增营收16.13亿元。两年半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占同期营业利润的1/3。同时公司在未经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

调查还显示,康美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共计36亿元。通过虚假记账,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合计886.81亿元。

千亿财务造假被证监会查实,康美药业也由此获得A股“造假王”的称号。

康美药业到底亏了多少钱?已经像算不清的烂账,红星资本局查阅其财务数据发现也被反复更改。2020年4月30日,康美药业公布了未经审计的2019年财务数据,称亏损36.48亿元;一个多月后又修改财务数据,称亏损上升至46.15亿元;到6月18日姗姗来迟的年报则称全年亏损46.61亿元。同时,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仍高达94.8亿元。

对于这些占用资金,马兴田承诺分三年还清。但目前马兴田控制的康美药业市值低迷,属于他的股权价值约40亿元,就算全赔也不够。还款计划能否完成?恐怕也要打个问号。

造假“余震”

康美的股和债 广发的罪与罚

马兴田显然早有准备,提前将最值钱的资产转移到了子女名下。这意味着即使康美药业被牵连,但更值钱的资产却保留在其子女手中。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发,多个“看门人”也难脱干系,其保荐机构、审计机构目前均已“翻车”。

危机爆发后 最值钱资产已转至子女名下

康美药业被马兴田及关联方违规占用的百亿巨额资金去哪儿了?

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中提到,上述资金占用被马兴田及其关联方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

与此同时,马兴田这些年一直在扩张“大健康产业”,并将触角伸到了大热的房地产项目上。

2017年4月,马兴田提出在全国范围打造健康医养闭环业态——“康美健康小镇”。此后,马兴田旗下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开始在广东、云南、甘肃、湖北等地跑马圈地。

但康美药业危机爆发以来,马兴田旗下康美普宁健康小镇布局多年未开工,康美昆明健康城、康美丽江健康小镇等均不顺利。不过在康美药业危机爆发后的2019年6月,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居然还以40.29亿元高价,揽入昆明呈贡615亩土地。

手握各地多个康养项目和大量土地资源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也是马兴田核心资产之一,远比目前的上市公司康美药业更值钱。但红星资本局从天眼查发现,马兴田本人控制的康美实业已经在2018年10月退出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其股东已经变更为马兴田的子女马嘉腾、马嘉霖二人。

从康美实业退出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的时间节点看,马兴田显然早有准备,提前将最值钱的资产转移到了子女名下。这意味着即使康美药业被牵连,但更值钱的资产却保留在其子女手中。

而在马兴田被抓之前,他已经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由马兴谷接任公司董事长。妻子许冬瑾也辞去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等职务。其余一大批高管也辞去了相应职务。

据康美药业公告,聘任马兴谷先生为公司总经理,聘任万金成先生为财务总监(兼董秘),聘任黄立兵先生为公司总经理助理。

身兼康美药业董事长、总经理的马兴谷是谁?这名字只比公司创始人马兴田差了一个字,他们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

红星资本局致电康美药业,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马兴谷的身份已经按上市公司公告披露范围进行披露,其他方面并不清楚。该负责人介绍,马兴谷目前已经走马上任,并且代表公司在公开场合亮相。

多个“看门人”翻车

“老搭档”广发证券被重罚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发,多个“看门人”也难脱干系,其保荐机构、审计机构目前均已“翻车”。

7月10日,因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收到了今年以来证监会对券商开出的最重罚单。证监会宣布,暂停广发证券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并对14名直接责任人严肃追责。8人被禁业10年至20年,同时责令广发证券内部追责,按公司规定追回相关报酬收入等。

广发证券是康美药业多年来的“老搭档”,从上市以来就是其保荐机构,IPO之后广发证券还为康美药业主持了多次融资事宜。康美药业上市以来进行了11次融资,总融资额256.48亿元,保荐人均为广发证券。

证监会拟暂停广发证券两项业务6个月和12个月,这对广发证券堪称重罚。红星资本局初步统计,目前以广发证券为保荐机构的拟IPO公司已有10多家;同时,注册制下创业板、科创板拟IPO企业还有10多家,合计有超过20家公司的IPO事项或受到波及。

证监会的重罚会对广发证券带来哪些影响?广发证券在7月11日的公告中,仅程序化称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但并未进一步说明处罚会带来哪些影响。

不过,投行业务历来是券商主要盈利来源之一,同时处罚显然会对声誉带来负面评价,可能会招致大幅下调评级,并进一步影响到更多业务;此外,长时间暂停保荐资格、暂停债券承销两项重要业务,也可能造成相关团队员工流失。

除了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外,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也被立案调查。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从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就一直担任其审计机构。长达19年里双方都“合作愉快”,直到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发。

根据证监会调查,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均大肆财务造假,致使连续几年的年度报告均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但作为专业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却在2016年、2017年连续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到底提供了怎样的“专业审计服务”?

直到康美药业案发后的2018年年报,正中珠江才首次为康美药业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此后,受财务造假事件的影响,康美药业只好与合作长达19年的正中珠江“分手”,其审计机构变更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

在康美药业的追责问题上,正中珠江显然也难脱干系,目前证监会对正中珠江的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

责任编辑:Rex_1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www.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点资讯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email protected]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