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经济网 > 要闻 >

科迪乳业被ST多元化布局败退 速冻业务远不如前

一场谎言终究被戳破。因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18.65亿元,科迪乳业(002770.SZ)股票自6月29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科迪”。

关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主要原因,科迪乳业6月23日发布公告表示,在自查发现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

自科迪乳业财务危机发生后,科迪乳业此前公布16.72亿元的银行存款却无法使用成为事情的焦点,甚至出现了“银行账上有16亿元却借款11亿元”的做法。对此,科迪乳业方面却迟迟没有做出解释。此次,科迪乳业公示大股东科迪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证实了外界的猜测,科迪乳业作为科迪系的资金池向兄弟公司不断输血,最终导致科迪乳业深陷泥潭。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联系科迪乳业,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16亿元存款的来龙去脉

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

科迪乳业6月23日发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24日开市起停牌一天,将于2020年6月29日开市起复牌,复盘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的股票简称由“科迪乳业”变为“ST科迪”。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公司股票涨跌幅限制为5%。

关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主要原因,科迪乳业表示,在自查发现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

通过上述公告不难发现,此前科迪乳业财报数据中的16.72亿元名义上是在上市公司账上,但实际上已经被大股东科迪集团所占用。

科迪乳业的账面资金,一直有着较为反常的数据,2017年是科迪乳业的业绩爆发之年,营收增长为53.92%;净利润增长41.56%。其货币资金反向下滑了8%,由2016年末的10.34亿元下滑至2017年末的9.49亿元。在2018年,科迪乳业的业绩全面回落,营收增长3.74%;净利润增长1.92%,但货币资金增加至16.72亿元,增长76%,而这16.72亿元,一直到2019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仍旧存在,而2019年第二季度在科迪乳业的财务危机爆发后,该笔资金就成为“未解之谜”。

对该笔资金,2019年6月份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说明,为何科迪乳业在自身账上存在大量可用资金的情况下,却维持了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问题。科迪乳业的解释则为公司为加强资金管理,降低财务成本,选取存款利率高的银行存款。

在财务危机事件爆发后,2019年三季度财报,科迪乳业16亿元货币资金就仅剩2720.3万元,而其他应收款这一项目突然猛增了19.65亿元。到了2019年财报中,科迪乳业货币资金2019年年末余额较2018年年末余额减少16.4亿元,同比减少98.40%,主要为本报告期控股股东借本公司款项所致。其他应收款18.6亿元,同比增加66545.71%,同样也主要为本报告期控股股东借款项所致。

至此,科迪乳业对于16亿元资金的最新解释也就改变为“大股东所借用”,但对于该笔资金是何时被占用的,科迪乳业并未透露,但在2019年第三季度之时,科迪乳业的账面资金已经仅剩272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28日,因科迪乳业财务人员操作失误,误将2亿元资金汇入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科迪集团子公司)的账户。发现该情况后,科迪乳业立即向科迪大磨坊提出了返还资金的要求,科迪大磨坊于次日(2018年12月29日)将上述资金及时返还科迪乳业。

“时间点和关联公司的密切性让这个‘失误’操作有很大的疑点。”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说,“否则深交所也不会因此问询。”

可以推测,张清海以及其家族成员作为科迪乳业和大股东科迪集团的控制人,与这些资金的占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4月15日晚间,科迪乳业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全票通过了张枫华进入董事会并担任总经理一职,根据多方确认,张枫华为董事长张清海之子。

“大股东占用不属于应收款项之中的,应收款应该是和产品销售相关的,大股东占用就没有一个合理的科目入账,这都是无法继续隐瞒之后进行的账务调整,不仅涉嫌信披违规,还存在利用会计手段进行违规处理账目的问题。”沈萌告诉记者。

科迪乳业似乎在后来也意识到了大股东占用的资金并不属于应收款项。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科迪乳业的应收账款又变为1137万元,但货币资金仍旧没有变化,与2019年财报相同。

对于此次大股东占用资金的风险警示,科迪乳业表示,将通过自筹流动资金、协商供应商给予一定账期宽延;加大存货变现及应收账款催收力度、力争预收部分货款;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拟通过出让其名下优质资产偿还借用资金等方式争取撤销风险警示。

科迪系布局落空

除了科迪乳业以外,这些战略投资并没有为科迪集团输血,反而最终拖累了科迪乳业。

科迪集团挪用如此大笔的资金,一切还要从科迪系的多元化问题展开。自2016年开始,科迪集团就开始在河南布局便利店业务,按照科迪集团的设想,想通过便利店进一步实现科迪系对河南本土快消产品终端渠道的控制。此外,科迪集团先后投资建厂布局了农业以及矿泉水,再加上此前的科迪速冻,科迪系的战略初见端倪。

但除了科迪乳业以外,这些战略投资并没有为科迪集团输血,反而最终拖累了科迪乳业。张清海曾公开表示,计划从2019年开始用3年时间在全国建设科迪社区便利店或加盟店10000家。但目前,科迪集团旗下的便利店超过千家,并未实现其目标。根据科迪集团多名内部人士透露,科迪集团的便利店常年处于亏损的状态,去年发生了多起便利店员工与公司的利益纠纷,根据天眼查显示,科迪便利连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注册资本10亿元,为科迪集团全资子公司。

对于科迪系的资金用于何处,也有科迪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有传言称,科迪曾将部分资金用于投资位于东北的科迪大磨坊等上游农业。

根据该内部人士的说法,科迪系在东北的上游农业的投资高达10亿元以上,在2019年7月才完成竣工,但却迟迟没有投产。根据天眼查显示,科迪集团于2014年成立全资子公司黑龙江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但在2016年注销该公司,同年,科迪集团又在黑龙江成立了五大连池市非转基因大豆开发有限公司和五大连池市绿色大豆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

根据科迪乳业6月23日发布

的《关于公司内部控制的自我评价报告》公告显示,科迪乳业担保但未按照规定披露的关联企业包括了科迪面业、科迪大磨坊、科迪速冻、科迪集团等,因此认定其自身在资金管理和信息披露的内控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在2019年科迪乳业的资金危机发生时,包括矿泉水、速冻在内的所有产品几乎在同一时间停工停产;员工工资、供货商货款均遭到拖欠。截至目前,科迪集团旗下的员工告诉记者,集团对拖欠的工资仍旧没有彻底结清。在科迪系早期,科迪速冻曾是整个集团的输血产业,但随着危机的波及,科迪速冻已经远不如以前,其产业规模已经无法与思念、三全等同地区的对手相抗衡。

对于目前科迪乳业的现状,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其实科迪乳业发展到2017年已经逐步发展到了区域乳企的瓶颈,但科迪乳业的选择明显出现了很大的偏差。“与科迪乳业相似的是皇氏乳业,也是较为典型的家族企业,上市后不久便实现多元化,而实现多元化的原因很简单,这些企业在上市后,发现乳业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普遍偏低,为了达到预期的效果,因而开始发展各类多元化或资产加码,希望将上市公司市值抬升,但实际效果却是最终连累了整个集团。”现在来看,科迪乳业的错误选择已经开始使得自己丧失了区域优势企业的地位,现在河南的液态奶龙头地位已经向花花牛开始偏移。

“其实,原本科迪乳业是有机会的,如果科迪乳业保持当年小白奶劲头,将资金用于新品的更替和研发,现在的科迪乳业应该是一家优质的区域乳企。”宋亮说。

责任编辑:Rex_1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www.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点资讯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email protected]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