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家 >

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 布局量子科学深圳抢了个先手

阳春三月,“南下”鹏城仅百天有余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又“北上”首都对话特斯拉总裁马斯克。这场“科技界巅峰对话”之后,薛其坤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谈量子科学,谈基础研究,谈深圳和南科大,谈科研的春天。

新赛道 新机遇

薛其坤专攻量子科学领域,他领衔的团队在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取得突破性成果,被杨振宁评价为“诺奖级”的科学发现,并获得2018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项中唯一的一等奖。

国家“十四五”规划提出,瞄准量子信息等前沿领域,对量子信息、类量子信息、量子计算、量子通信等量子科技前沿技术攻关作出重大部署。

什么是量子科学?薛其坤表示:“量子科学可以说是人类建立的一个最基础,也是最精确、最深奥的科学体系。量子计算、量子通信、量子精密测量和传感技术的兴起和发展,正在推动信息技术向量子信息技术跨越,有望引发新的技术革命。”

“第二次量子革命是我国第一次有能力、有基础全面介入和参与的一次技术革命。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一次重大机遇,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在薛其坤看来,我国已进入世界量子科学研究的第一梯队,尤其是量子通信领域,我国已在规模和应用探索方面建立优势,如墨子号量子卫星的发射。在相关基础研究上,我国总体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有着与全世界科学家同台进行科技创新的机会。

“我国正再次迎来科学的春天。作为科学家,我们正身处一个黄金时代。”他说。

人才政策要更有“诚意”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

近日,《深圳市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2021年工作要点》提出,加强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沿线创新载体建设,加快推进量子信息领域实验室建设。对于深圳在量子科学领域的布局,薛其坤表示,深圳又抢了个先手。量子科学是未来信息技术取得颠覆性创新的潜在领域,深圳作为全世界信息产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抓住这个主要矛盾,聚集重点问题,做出了非常科学准确的判断。

下一步,深圳要如何推进量子科技研究?他建议,一要搭建平台,利用经济优势打造量子科技方面最好的科研平台;二要利用好人才政策,吸引全球范围内量子科技领域的科学家、技术人员到深圳科研创新,施展才华。

“目前,量子科技领域真正基础性的人才、高水平的人才非常少。在人力资源稀缺的条件下,要想在这个领域取得进步,及早占据制高点,还需要更加有‘诚意’的人才政策,吸引科学家和工程基础技术人员来深创业。”他强调说,这方面的部署要有非常规的思维,“特殊时期的特殊问题,需要特殊政策和特殊办法”。

从0到1把“冷板凳”坐热

“越基础,越尖端”,采访中薛其坤反复提及这个观点,他认为“基础研究是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技术问题的总机关”。 因此,到南科大第一天,他就深入师生中调研基础研究情况。

薛其坤举例说,做基础研究就像盖房子打地基,做“0到1”就是盖第一层楼。强力支持能满足国家重大需求和自主发展的基础研究,既能占领科学高地,也能开拓新的应用高地,引导未来。应用前景越大,涉及的科学问题和技术问题往往越具有挑战性,原创性也越强,颠覆性意义也越大。此外,很多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克,需要基础研究的突破。为此,必须要重点规划和部署好重大应用前景导向的原创性基础研究,做好相应的科技体制机制改革。

“基础研究具有规律性与传承性,需要经过一代甚至几代人努力。而我国的基础科学基本是从‘零’开始。起步晚,基础薄弱是我国基础科学研究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的重要原因。”薛其坤说,我国在基础研究方面的领头人、学术带头人等高水平人才相对较少,且基础研究的环境、风格、模式、理念和人才培养上相对落后,对此要有清醒地认识。他感慨:“基础研究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有时可能会花费人的一辈子。必须有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的精神。”

谈及“从0到1”,薛其坤直言:“最优秀的科学家要做的工作,就是实现从0到1的突破,这也是最难的工作。所以,尽量少问他们‘你的研究成果有什么用’。”过于关注科学研究的“现实之用”,会影响基础科学研究的发展,从长远来看是对科学研究的伤害。“绝大多数时候,没人知道如何实现从0到1的突破,但这就是科学家的工作,也是所有关键技术突破的基础,更是最优秀的科学家之所以优秀的原因”。

“深圳经济特区40多年来创造了现代经济发展的奇迹,但是深圳的原始创新,包括高等教育发展方面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薛其坤充分肯定了深圳制定的创新创业补短板强链条政策,期待未来深圳更加重视基础研究,更加注重引进基础研究人才,更加重视和强力支持高等教育的发展。

“近年来,深圳不断加大对源头创新的布局,这将对未来发展产生重大意义。”他说,“终有一天,我们能够用这些实验室和大学创造的‘深圳技术’定义人类的未来。”

对南科大充满信心和希望

作为南科大第三任中科院院士校长,薛其坤给自己立下目标:“契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和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需要,建设一所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培养世界一流人才。这是我担负的重任,是我需要认真思考的重大问题。”

我国“十四五”以及更长时期的发展对加快科技创新和培养科技创新人才提出更迫切的要求,南科大在这方面有自己的独特优势。薛其坤说,作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试验田”,一方面南科大立足深圳,拥有非常好的发展环境;另一方面国家给予南科大如本科生自主招生等一系列政策,在吸收、培养人才方面有更多的主动权。

“更重要的一点是,广东省委省政府、深圳市委市政府给予南科大强有力的支持,给了南科大非常宽松的政策,让南科大能充分发挥高校的主动性、创新性。”他深有感触地说。

作为校长,是否期待遇到马斯克这样的学生?薛其坤笑着回答,“我非常希望像马斯克先生这样的人才能越多越好。杰出人才的培养是现阶段中国高等教育遇到的一个普遍、但又非常重大的问题。我们正探索这一问题的答案。”

薛其坤认为,高等教育要培养出更多具有改变世界潜质的优秀人才,首先要有大师,要有优秀的教师。如果高校老师不优秀不突出,那么大部分学生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会比较困难。其次要有好的科研平台,他表示,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涌现很多优秀高校,南科大作为新型研究型大学,建立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科研平台,人才培养的载体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

他说:“只要我们继续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使更多的优秀教师进得来、留得住、发展得好,科学研究的高精尖平台越来越多,加上好的培养理念,我国培养的杰出人才数量会越来越多,质量也会越来越高。”

“我对南科大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和希望!”薛其坤说。 深圳特区报驻京记者 陆云红 李萍/文 张啸威/图

责任编辑:Rex_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