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前沿 >

健康陷阱电子烟 正在青少年身体里建“化工厂”?

一天,孙承业从机场乘坐出租车,忽然闻到汽车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他问司机师傅这是什么味道。司机师傅炫耀地说道,“这是电子的味道,好闻吧?”

孙承业是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在他看来,电子体和雾化器相当于一个小“化工厂”——即使人们已经知道电子的主要成分,但每个人惯不同,往里添加东西的不同,因此,电子的各种成分发生什么化学作用、产生什么混合物质、它的活有何改变、进入人体后会带来什么效应,这些都难以评价。对于成年人,风险不可忽视,但考虑到青少年呼吸系统的脆弱,健康风险会更高。

然而,一组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正在体内建设这样的“化工厂”。

健康陷阱

电子是一种模仿卷的电子产品,有着与卷一样的外观、雾和味道。它是通过雾化等手段,将尼古丁等变成蒸汽后让用户吸入。

不仅如此,部分电子商家出于营销目的,想尽各种方法把自己的产品包装成“时尚”“新潮”的象征,让不少青少年尤其是其中的未成年人趋之若鹜,并最终掉入健康陷阱。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中学生草调查》显示:2019年初中学生听说过电子的比例为69.9%,电子使用率为2.7%;与2014年相比,分别上升了24.9个和1.5个百分点。

另一份调查结果则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吸电子的人数达1000万,其中以15-24岁的年轻人为主。

然而研究表明,电子自身存在较大的健康和安全风险,考虑到青少年的脆弱,健康风险会更高。

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孙承业看来,电子体和雾化器相当于一个“小型化工厂”。

“我们在评价电子时不应该只看单个物质的毒高低,而忽略了电子物质的产生过程。电子的成分有丙二醇、丙三醇为主的调和剂,这些物质共存、被加热后,到底可能产生什么混合物质、它的活有何改变、进入人体后会带来什么效应,这些我们都难以评价。”

孙承业还指出,市场上流通的电子口味多达15000余种,添加成分繁杂,使用者完全凭好感调配比份和用量,随意大,对健康影响具有很大不确定

更重要的是,多项研究都一致证实,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使用电子和随后开始使用卷之间的强有力相关,电子的“入门效应”凸显。

2021年1月11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公共卫生学教授约翰·皮尔斯(John Pierce)博士和其团队在《儿科学》上发表了一篇青少年使用电子与日后草使用关系的研究,发现使用电子会直接导致青少年日后草成瘾。这一研究和此前公共卫生学界的多项研究结论吻合:青少年好奇心强,容易在不完全了解其健康危害的情况下产生尼古丁依赖,进而发展为长期吸者。

深圳控办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同时使用过卷和电子的学生中,先使用电子后使用卷的比例占到了24.2%。

而且一旦成瘾,弹的消耗将源源不断。根据电子巨头悦刻财报显示,弹出货量虽然在2020年一季度下降至2200万颗,但随后的二季度和三季度,出货量恢复至4080万、6190万颗,创出新高。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吸,任何经营场所也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酒。可为何电子却能例外?电子不是吗?

治理困境

截至目前,我国还没有相关规定对电子的身份进行确认,因此也无法将其纳入到以传统草为约束对象的法律规制中来。

铂德电子合伙人兼CMO方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电子确实不能算传统意义上的。电子分为硬件和油,是一个综合体,里包含了大量的科学技术,是技术进步的产物。作为一个新的事物,电子与传统草有联系,更有区别,电子不能等同于卷

恰恰由于这一巨大争议,让青少年乃至全社会对其放松警惕。

日,市民何女士发现家中未成年的儿子偷偷藏着电子。询问后得知,不但儿子有,他的一些好友也都有电子

“这个又不是真的,水果味,不碍事。”面对何女士的惊讶,孩子向她解释,电子并非真的香,他也只是好奇抽着玩,并不会吸真的

此外,不少电子品牌出于营销目的,想尽各种方法把自己包装成“时尚”“新潮”的象征,让不少青少年尤其是其中的未成年人趋之若鹜,互相攀比购买,并最终掉入健康陷阱。

中国控协会副会长廖文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由于电子产品的设计新颖时尚、口味多种多样,本身就对青少年产生很大的诱惑作用。加上一些商家的不适宣传,甚至专门针对青少年人群的喜好,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渗透和营销,对青少年尝试和使用电子产生不可低估的诱惑作用。

年来,我国相关部门也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屡次发布有关电子的通告和政策。

2018年8月2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草专卖局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的通告》,要求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2019年10月31日,两部门再次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侵害的通告》,敦促企业关闭线上电子销售渠道;2019年1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宣部等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工作的通知》,全面开展电子危害宣传和规范管理。

然而多道禁令之下,管控效果却不理想,不少电子化身“雾化器”、“雾化棒”,重新出现在线上台,青少年还是可以买到。

在北京控协会会长张建枢看来,电子治理困境的背后,是我国依旧缺乏相关法律规范。在我国,电子既不属于药品,也非保健品、医疗器械,更不是草,这使得电子的生产及销售无法被约束。

监管将至

目前,加强监管已经成为行业共识,相关工作也已经提上日程,不论是相关法规政策,还是草部门的监管措施,都在加快速度完善中。

此前,《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条例》在2019年修改生效时就将电子纳入到控范围,深圳市控办还发布了《深圳市控标识标线制作和设置指引(试行)》,将电子列入整体控标识范围,要求包括电子在内的草场所经营者、管理者和草制品销售者需按照规定,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控标识的设置和更新工作。之后杭州、重庆、武汉、张家口等多地也加入其中。

根据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从今年6月1日起,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将属于违法行为。这也是首次以全国法律的形式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

对此,张建枢指出,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意义重大,但还需制定配套的执法措施。“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明确执法主体,同时罚款细则也应尽快制定。”

不过,目前对于电子具体由哪个部门管理,业内还有争议。

在孙承业看来,电子是一种不同于传统卷的产品,如果照搬卷管理的模式,不利于电子的管理。“如果我们把电子的管理权限交给国家草专卖局,这就相当于把电子当作草的替代品。”

据张建枢介绍,目前世界各国对电子行业的态度及政策方向各有不同,有的国家将电子作为消费品监管,有的将其作为草类监管,还有国家将其作为医药类监管。从效果来看,由医药卫生部门管理效果最好。

廖文科还补充道,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控教育,让青少年知道电子也是,电子对身体也有害,尤其是对青少年健康的危害更大,电子也能让人成瘾。只有让他们认识到电子的危害,才能自觉做到远离电子

此外,由于线上销售被叫停,各大电子商家纷纷发力线下渠道。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悦刻拥有110家授权经销商,5000多家“悦刻品牌店”,超过10万家其他零售店渠道。接下来,如何对日益庞大的电子线下渠道管控,也将左右着控成效。

从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台上可以看到,目前,电子国家标准项目目前已进入“审查”阶段。这意味着,未来,电子国家标准通过批准后即可发布,将进一步规范市场发展。

对此,方辉表示,欢迎电子的标准和法律规范早日出台,这将有助于促进电子行业健康稳定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Rex_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