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动态 >

阅文年报由盈转亏 加码IP生态效果几何

对于阅文集团而言,2020年过得并不轻松,不仅从年初起便接连经历换帅、“合同风波”的爆发,也曾在半年报中直言免费阅读业务未达预期,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产生协同效应,而3月23日公布的2020年度业绩,同比由盈转亏、亏损44.84亿元的数据再次令该公司蒙上一层阴影。现阶段,阅文集团也开始了加速跑,对平台和内容进行优化,还与腾讯、新丽传媒加强了业务上的耦合,试图通过三驾马车来挖掘IP价值,这是否让阅文集团找到了破局之道?

业绩同比由盈转亏

3月23日,阅文集团正式发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年度业绩。报告期内,阅文集团共实现收入85.26亿元,同比增长2.1%,环比上半年则增长61.5%。其中,阅文集团的在线业务收入实现49.3亿元,同比增长32.9%;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则为35.9亿元,较上半年的27.3亿元环比增长280%。

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阅文集团在2020年面临了多重挑战,其中既有新冠疫情和市场竞争的外部因素,更有来自内部的重要原因,例如IP运营体系和各业务融合的缺乏。针对上述挑战,我们制定了以‘内容、平台、生态系统升级再造’为核心的发展方针,使公司业绩在下半年实现了反转”。

然而,收入上的增长以及2020年下半年公司经营情况出现的明显提升,却未能让阅文集团全年保持盈利,而是同比由盈转亏,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达到了44.84亿元。

阅文集团2020年出现业绩亏损其实也在不少人的预料之中。去年8月,阅文集团曾公布2020年半年报,与此前一直保持盈利不同,该报告期内,阅文集团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亏,且净亏损达33.1亿元。阅文集团方面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新丽传媒2020年上半年收入及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受此影响,叠加其录得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44.1亿元。

而阅文集团2020年全年亏损的原因,仍与新丽传媒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据公告显示,首先是收购新丽传媒的商誉及商标权的减值拨备分别为40.159亿元(6.155亿美元)及3.898亿元(5970万美元);同时,2020年修改新丽传媒的获利计酬机制导致的公允价值亏损净额6.046亿元(9270万美元),此外,公司对若干被投资公司的长期投资减值拨备2.52亿元(3860万美元)。

波动的一年

毋庸置疑,2020年对于阅文集团而言,是波动的一年。

2020年4月,阅文集团高调换帅,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担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而该公司的“元老”吴文辉及其他部分高管团队成员则辞任管理职务。

高调换帅一事尚未平息,紧接着,阅文集团的“合同风波”瞬间爆发,并连带引发了“5·5断更节”等一系列网文作者对阅文集团发起的抵制事件,令该公司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而阅文集团的2020年半年报,则在诸多风波发生之后直接将阅文集团相关业务面临的挑战展现在众人面前,“我们的核心在线阅读业务面临挑战。同时,免费阅读业务未能达到我们的预期。IP业务方面,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产生协同效应。我们还缺乏一种机制和自上而下的规划来推动构建以IP为中心的内容和运营策略,从而促进横跨各个内容形态的开发制作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价值”。

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表示,阅文集团虽然在市场中占有不小的份额,但无论是在线阅读业务还是版权运营业务,都承受着来自市场的压力,如造成亏损主要原因的新丽传媒商誉减值,与影视剧发展环境正存在较大挑战有关,令影视业务增添了不少未知风险,也加大了IP转化成功率方面的挑战。此外,更多在线阅读产品以及已形成一定影响力的免费阅读产品的出现,无疑也会抢走流量。

面对发展中的挑战,阅文集团也尝试在过去的一年进行破局。据阅文集团方面透露,新管理层先后推动成立“阅文动漫-腾讯动漫联合委员会”和“阅文影视-新丽传媒-腾讯影业影视联合委员会”,还建立了以IP为核心的业务中台,包含作家服务、IP筛选规划、生态联动三大职能板块,覆盖IP推广、筛选、规划、增值服务、开发联动各个环节,对IP实行“先规划、再开发”。

从中可以看出,阅文集团将不少重要砝码押在了IP上。

加码IP生态效果几何

随着2020年度业绩数据的发布,现阶段,程武也对外透露了阅文集团的发展方向,并称,“我们将以在线阅读为基础,构建以IP为核心的生产方式,让IP培育与开发成为业务发展的新的驱动力”。

据阅文集团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该公司月活跃用户数为2.3亿,同比增长4.2%。此外,阅文集团内的作家数量已超过900万,作品总数则超过1390万,2020年全年新增字数达到460亿。

在业内人士看来,IP的跨界衍生确实能够实现更大的市场价值,且阅文集团拥有较为丰富的内容储备和与其他平台联动的渠道、资源,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也仍存在着挑战。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认为,目前阅文集团的IP生产链条已经基本成型,众多作品从网络文学延伸至影视、动漫、游戏以及文创产品等领域,但目前来看,主要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是精品优质IP的储备数量仍有待增加,另一方面则是IP转化成功率需要进行提升,“阅文集团的作品总量较大,但具体到精品IP上,仍会显得略有不足,而这也将会影响到后续IP转化成功率,毕竟若想实现成功转化,IP作为源头必须保证质量,同时在转化的各个环节中,也需要精益求精”。

在2021年,阅文集团已通过《赘婿》《斗罗大陆》等影视作品,并与动画、游戏的联动来加码IP生态循环的推进。在刘德良看来,“阅文集团后续仍需强化IP运营能力,不仅要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同时也要经过各环节的精细布局提升IP改编转化的成功率,此外,整体运营上也要提高效率,这也将帮助阅文集团降低成本” 。

责任编辑:Rex_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