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经济网 > 金融动态 >

受累网信理财出售开店宝? 中新控股如何“救”先锋支付

隶属先锋系的网信理财身陷兑付危机已近一年,其涉及的违规细节陆续浮出水面。

近期,先锋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锋支付”)母公司——中新控股(8207.HK)发布公告披露了针对先锋支付重大不合规事项的内部调查结果。公告显示,先锋支付的客户——北京经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讯”,即网信理财的运营主体)承认,从先锋支付备付金账户中挪用近15亿元资金。

记者注意到,先锋支付的牌照将于2023年到期续展,但如果无法在2019年12月底起的一年半内补足挪用资金,先锋支付将无法恢复运营,甚至面临“销牌”。

市场目前高度关注的是,中新控股是否有能力和意愿去“抢救”先锋支付。

先锋支付面临摘牌风险

自去年7月初网信理财爆出兑付难题,先锋支付、中新控股被双双波及,因陷入“重大不合规”事项停止运营和停牌交易。

中新控股的公告列举了违规事件的调查过程:去年7月25日,公司成立内部调查小组,与相关监管部门进行了“面谈”,进行了数次实地调查,并对先锋支付首席执行官刘刚进行了问话。

经过调查,中新控股确认:先锋支付的客户——经讯从先锋支付备付金账户中提取的款项超过其存款额,并从该备付金账户中挪用资金(主要来自备付金及数名机构资金方),资金总额合计约为14.95亿元。此外,公告未公布涉及的数名机构资金方名称。

中新控股指出,先锋支付的支付系统没有重大缺陷,挪用资金并非是先锋支付的系统性错误造成,该挪用被怀疑是由于某些管理层对计算机编码的不妥当修改。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控股在调查中多次强调其与网信理财无明确的关联关系。包括无证据表明先锋支付从该挪用资金得益;双方互无持股、无共同董事、上市公司董事不直接参与子公司运营管理等。

但按照公告,如果网信理财不能在2019年12月起的一年半内补齐挪用资金,先锋支付就将面临业务资质被吊销的风险。

一直以来,先锋支付虽然不是中新控股最大的收入来源,但却是其最重要的一块资产,稀缺的支付牌照资源构成了上市公司重要的商誉和无形资产。中新控股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先锋支付收入2.82亿元,可回收金额为4.99亿元,归属于先锋支付的商誉、无形资产和其他非流动资产的合计账面价值为2.56亿元。“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先锋支付停业的财务影响,先锋支付一直在优化员工人数和运营成本。”上述财报指出。

记者注意到,直到目前,网信理财兑付危机一事尚未立案,相关兑付进度缓慢,先锋系涉及的资金窟窿波及数十万投资人。有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整个先锋系资产盘根错节,加之实控人张振新去年突然在英国离奇死亡,资产梳理极为困难,近15亿元亏空在一年半内补足兑付给个人和机构的前景渺茫。

中新控股披露了可能的补救措施——通过出售子公司资产填补被挪用资金,预计将于今年6月底提交非常重大出售事项公告予联交所核准。不过,前述被挪用资金因属垫付性质,还需要网信理财进行全数赔偿。

出售开店宝?

中新控股希望通过出售子公司资产来“抢救”先锋支付,仅从财报数据看,中新控股可变现出售的价值资产有限。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新控股收入17.84亿元,同比下降29.9%;年度亏损37.63亿元,同比增加349.8%;总资产61.72亿元,同比下降47.2%。截至2020年3月31日,中新控股收入9382.9万元,亏损6326.4万元。

财报还显示,中新控股自2019年有重大部分未偿负债到期偿还,并一直面临流动性问题。“自去年年中以来,管理层开始与债权人就该问题进行对话,并一直在削减日常营运成本及剥离资产以偿还未偿债务。”财报中称。

根据2019年财报,目前中新控股的主营收入主要有三个来源:传统贷款、第三方支付以及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业务(可理解为在线理财和放贷)。

其中,传统贷款收入包括位于内地和香港的委托贷款、典当贷款及担保抵押类贷款,该部分占总收入约3.1%(2020年一季报中该部分收入同比下降43.2%,但收入占比上升为62.4%);第三方支付业务(包括先锋支付及香港侨达国际有限公司提供的网上支付交易、支付系统咨询及相关服务)2019年收入约2.99亿元,同比减少约17%。此外,由于先锋支付自去年7月起已暂停营运,中新控股2020年一季报中先锋支付的收入为0。

在线投资和贷款服务主要来自中新控股持股48%的消费信贷平台——WeshareGlobalLim-ited(掌众),2019年该部分收入约10.62亿元,同比增加10.6%,收入占比约59.5%。这也是中新控股此前最大的“现金牛”业务。但在2020年一季报中,由于网贷业务的退出大潮,该部分业务同样颗粒无收。

记者注意到,今年作为现金贷领域的大玩家,掌众在此前多年依靠旗下现金贷产品——“闪电借款”收获高额利润,不过其展业模式也多有争论。记者在聚投诉官网看到,目前涉及“闪电借款”的相关投诉达到一万余条。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来多地警方对涉及砍头息、高利贷、暴力催收的现金贷平台进行了集中打击,行业人人自危。

除了内地业务,目前中新控股还在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及格鲁吉亚等地控股或参股了部分资管、支付以及矿机业务。其中,主要从事信息科技及个人金融服务的越南控股子公司AmigoTechnologies(持股51%),2019年收入3.09亿元,亦是中新控股极重要的补血通道。不过,该业务收入在2020年一季度骤降至280万元。

在联营公司方面,2019年财报显示,中新控股还持有另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即富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2020年6月19日更名为“开店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店宝”)35%的股权,开店宝2019年营业收入35.75亿元,归母净利润2.99亿元。此外,中新控股还持有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4%股份。

从上述信息看,中新控股拥有变现价值和变现可能的资产并不多,其中开店宝及AmigoTechnologies的股权含金量相对较高。此外,由于先锋系相关公司目前深陷各种债务泥潭,亦很难抽身为先锋支付补窟窿。

中新控股同时指出,若出售资产事项未能通过或补救措施未能实现,先锋支付将面临被迫停业。虽然先锋支付牌照于2023年才到期,但其必须在明年年中之前补齐亏空才能保住牌照。

记者注意到,在国内第三方支付牌照历史上,“注销”牌照较为少见。此前一些业务存在重大问题的机构,通常在续展环节“不予续展”,实现牌照失效退出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抢救”先锋支付的过程中,中新控股如果靠一己之力无法扭转局面,是否会考虑引入国有或外资的大型机构进行“接盘”亦未可知。至少此种方式已有先例,海航旗下国付宝支付卖予Paypal、商银信卖予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均是问题支付机构谋求“安全着陆”的样本。

不过,有支付行业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先锋支付主要围绕先锋系盘根错节的业务布局展开,随着先锋系大厦倾覆,其支付业务已无触角,仅剩壳资源价值,近15亿元的欠款相比其实际价值已是天文数字,又有谁会接盘?

责任编辑:Rex_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