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经济网 > 金融动态 >

冠城大通尴尬“掉队” 资金压力徒增

收到上交所年报问询函后不久,闽系房企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600067.SH,以下简称“冠城大通”)再度提交了一份颇为尴尬的一季度业绩报告。

公告显示,年初至2020年一季度报告期末,公司营业收入为8.52亿元,比上年度末减少了49.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565.07万元,比上年度末减少185.47%。

尴尬的业绩背后,冠城大通近年来在土地市场上表现乏力。数据显示,冠城大通目前在建、在售项目及土地储备项目加起来仅有13个。此外,2018年及2019年,冠城大通分别仅收入一幅土地。

尴尬的销售业绩也加剧了公司现金流的紧张状况。一季度报显示,今年初至一季度报告期末,冠城大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05亿元。

对于业绩和企业发展相关问题,6月2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600067.SH,以下简称“冠城大通”)进行采访。6月24日,冠城大通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采访表示,以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地产主业营收下滑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冠城大通地产业务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公开资料显示,冠城大通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和特种漆包线制造与销售,并涉足新能源和健康养生领域。其中,房地产业务是公司的支柱产业,目前主要以大北京、大南京为重点发展区域,项目分布于北京、南京、苏州、南通、常熟、福州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另据天眼查,冠城大通董事长为韩孝煌。

对于一季度业绩的大幅下滑,冠城大通在一季度报中解释称,受公司房地产业务结算周期的影响,本年度房地产项目将主要集中在下半年进行结算,因此,一季度公司房地产业务结算金额较小,受此影响,本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阶段性亏损。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冠城大通地产业务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根据公司2019年度报告,冠城大通2019年房地产业务收入39.81亿元,同比下降6.55%,毛利率56.96%,同比下降7.91个百分点。

就此,冠城大通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及,公司房地产业务2019年度结算面积为19.38万平方米,较上年同期22.26万平方米减少12.94%,主要受公司房地产项目开发进度的影响;2019年度结算收入为39.81亿元,较上年同期42.60亿元减少6.55%,除受结算面积同比减少影响外,还受结算产品类型及结算区域结构发生变化影响。

数据显示,冠城大通目前在建、在售项目及土地储备项目加起来仅有13个,分布在北京、南京、福州、南通、常熟这五个城市。此外,公司在土地市场的动作也比较少。2018年及2019年分别仅收入一幅土地。2019年6月,冠城大通以4.97亿元夺得高淳宝塔路以北、胥河路以西G07地块。2018年8月,南京六合G32地块被冠城大通以4亿元拿下。

记者统计发现,2017~2019年,冠城大通主要在建或在售项目及剩余土地储备的总建筑面积(单位:万平方米)分别为413.22、487.18及471.39,规模较小。

“没有土地入账,拿什么做产出?”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直言,房地产企业分化日益严重,不拿地就会被边缘化。“房地产是有周期的,不像做面包,今天拿到面粉,下午就能卖面包了。房地产项目再快也要8~9个月以后才有产出。所以今年不拿地,明年就没有收成。”卢文曦表示。

“这说明企业在土地投资、城市扩展等方面的力度是比较弱的,而这方面没有抓住机会也使得企业错过了一个扩张的机会。”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向记者表示,冠城大通此前知名度较大,但这两年随着很多黑马类型的中小房企的崛起,加之冠城大通地产业务表现较弱,已经不在现在主流的地产企业之列。

严跃进建议,企业后续应该积极去研究找一些新的城市,“对一个城市的理解更深刻,投资的时候才会更加有底气。”

资金压力陡增

冠城大通方面解释称,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17.01亿元,较年初34.64亿元减少17.63亿元,货币资金减少主要受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回购股份等因素影响。

拿地战略缓慢的背后与冠城大通紧张的现金情况密不可分。

一季度报显示,今年初至一季度报告期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05亿元。

另据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货币资金17.01亿元,同比减少50.89%,其中受限金额8398.96万元,主要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5179.83万元。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17.21亿元,同比下降168.45%。流动负债142.23亿元,同比增长51.73%,其中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42.38亿元,同比增长451.66%。

就此,上交所要求冠城大通结合融资计划以及资金使用安排等,说明货币资金、筹资现金流变动较大的原因及其对公司经营的影响。

冠城大通方面解释称,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17.01亿元,较年初34.64亿元减少17.63亿元,货币资金减少主要受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回购股份等因素影响。

此外,上交所在问询函中提及,公司利息资本化金额大幅增加。冠城大通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期末融资额72.80亿元,利息资本化金额39.32亿元,而2018年上述金额分别为77.42亿元、1.36亿元。公司报告期内利息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735.04%,较2018年大幅提升。

“公司2019年年报中因工作人员失误导致数据链接发生错误,误将利息资本化项目的期末融资余额披露成当期利息资本化金额,导致当期利息资本化金额披露有误。”冠城大通方面更正表示,公司2019年末融资额72.80亿元,利息资本化金额2.00亿元,较上年同期利息资本化金额1.36亿元增加0.64亿元,主要系本期新增房地产项目开发贷利息资本化影响所致。

在卢文曦看来,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越没资金越不拿地,而越不拿地就越没有产出。”

记者注意到,5月29日,据上交所消息,中信证券-北京创富大厦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获上交所受理。消息显示,该债券拟发行金额4.4亿元,发行人为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承销商、管理人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冠城大通来说,部分项目难产也加剧了企业资金的紧张情况。据记者了解,冠城大通自2009年开始推进太阳宫D区土地一级开发项目,不过截至目前,项目仍在收储中。

就此,冠城大通方面回复问询函表示,公司历年来均极其重视D区一级土地开发项目的进展,但由于该项目涉及整个太阳宫乡撤乡设街道、居民农转非农的改制工作等,且北京市各级政府都有已使用D区建设用地的情形,给项目实施造成了较大困难。

目前该项目尚存在如下主要问题:由于太阳宫乡拟用于承接未拆除集体企业的产业园尚未建设完成,导致代征地上还有部分企业房屋未完成拆迁;由于项目涉及的地铁等政府项目的用地界址尚未确定,导致可用于上市的建设用地的具体地界尚未能最后确定。

新能源业务亏损

另一方面,由于开拓下游客户不及预期,产能利用率较低,导致生产成本高于其他大企业,也高于公司前期预期,造成锂电池业务近年持续亏损。

传统地产业务陷入营收尴尬的同时,冠城大通在新能源业务方面的业绩表现也并不乐观。

在2015年度报告中,冠城大通方面提及,为实施战略转型,公司初步布局新能源、金融、股权投资、医疗健康业务领域。冠城大通的新能源业务主要为生产锂电池和电解液。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锂电池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597.19万元,同比增长466.83%,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88.80万元,两家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

就此,冠城大通回应上交所问询函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公司锂电业务发展不及预期。一方面是公司对锂电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估计不足,锂电池销售单价近年快速下行,三元电池系统市场单价从2015年的约2元/WH下降到2019年底约1元/WH,下降速度快于原先预测的每年10%下降幅度。并且,由于自身品牌、客户议价能力等方面局限,公司2019年生产的动力电池产品销售单价低于市场价格。

另一方面,由于开拓下游客户不及预期,产能利用率较低,导致生产成本高于其他大企业,也高于公司前期预期,造成锂电池业务近年持续亏损。

电解液添加剂方面,公司于2015年8月通过收购成为福建创鑫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大股东,取得对邵武创鑫的控制权。近几年,由于产品产业化过程中与研发团队脱节,工业化生产过程中工艺不稳定、产品收率低、生产周期长、产品批量供应不及时,从而持续亏损未达公司预期。自2019年底起公司已进一步加强对其经营管理,并采取各种措施解决存在问题,已取得初步成效。

记者注意到,作为冠城大通主营业务之一的电磁线业务也出现了业绩下滑。年报显示,2019年冠城大通电磁线业务营业收入为34.43亿元,比上年减少了2.76%。

值得注意的是,4月20日,冠城大通公告表示,公司计划分拆所属子公司大通新材至上交所主板上市。

责任编辑:Rex_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