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故事 >

宠物上门喂养 从业标准需统一

节假出游、临时出差、疫情防控等因素,使不少养宠人士瞄准上门喂养服务。这一新兴服务有效解决了门店寄养容量有限的难题,也吸引不少从业者加入。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上门喂养的从业门槛较低,还需建立更完善的行业规范。

清明假期将至,之前就地过年的关玲决定回一趟江西老家,家里5个月大的边牧犬却让她犯了愁。经过各种方案比对,她选择将小狗留在北京,并购买专门的上门喂养服务。

随着养宠规模扩大,消费者对当前宠物行业细分服务提出更多需求,逐渐兴起的宠物上门喂养成为解决城市“铲屎官”难题的一项贴心服务。日前,记者采访多位从业者,了解上门喂养是如何提供服务的。

做好宠物的短期“监护人”

今年23岁的于莉从山西吕梁来到北京工作,因为有丰富的养宠经验,去年10月,她在北京朝阳区开设了一家宠物空间,为宠物主提供猫狗洗澡、美容、寄养以及宠物粮食和玩具售卖等服务。

疫情期间,许多宠物被迫留在出租房内无法得到照顾,让于莉的内心感到非常煎熬。“猫和狗独自困在家中是很可怜的,我想利用自己的养宠知识和资源来做点什么。”

1月4日,于莉赶在春节前上架了宠物上门喂养和代遛服务,并在朋友圈广泛发布:猫咪上门服务包括加水、加粮、铲屎、梳毛和互动;狗狗上门服务包括加水、加粮、遛弯儿和互动。她告诉记者,第一个月内前来咨询的消费者很多,直到春节假期来临,才从客户杨先生处接到第一个订单。

春节需要离京的杨先生表示:“上门服务和店内寄养的价格相同,狗狗又可以在自己熟悉的环境生活,我也更放心。”随即,杨先生就于莉谈好上门的频次,以及钥匙交接等细节。

在每次进门前,于莉都要和杨先生提前报备,并穿戴好一次性手套、鞋套和口罩,准备好视频录像。

“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拿上牵引绳和垃圾袋,将在家中憋了许久的狗带去户外遛弯儿。”于莉介绍道:“狗狗比较好动,上门服务的主要内容就是遛弯儿,在此期间检查它的排尿排便情况,大概20分钟之后才会上楼。”上楼之后,还要给狗狗解绳、擦脚、消毒,然后喂饭添水,并全程视频分享给宠物主人直至确认无误,一次上门服务才算最终完成。

市场前景广阔

和于莉一样,王凡也在今年1月开始了自己的店铺运营,专做猫咪的寄养、洗澡和上门喂养,其中仅上门喂养就占总营业额的一半。王凡认为,疫情期间的上门需求让自己有了这个灵感,现在养宠物的人很多,比较看好这个市场。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犬猫数量较2019年增长1.7%,首次突破1亿只大关,消费市场规模也达到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随着养宠规模的扩大,“携宠出行难”成为一线城市突出的养宠痛点。

畜牧专业出身的范红阳,有十多年的宠物医生从业经验,他在北京开了一家猫咪寄养门店,并提供上门喂养服务。范洪阳表示:“寄养门店有专业的喂养知识基础,但也有明显的容量局限,宠物主也要承担一定的经济压力。同时,节假日大多数人都会出门旅游,这时上门喂养的优势就出来了。”

此外,范洪阳从宠物医疗的角度指出,上门喂养对宠物而言也更具相对优势。“猫咪虽然不用遛弯儿,但是贸然更换生活环境,也容易产生分离性焦虑或应激反应,出现高烧、尿闭、呕吐等现象。”因此,每次提供上门服务前,范洪阳都会提前上门沟通,了解猫咪的年龄、健康状况、疫苗接种情况以及生活环境,与它们建立熟悉感。

具有小动物执业医师证的范洪阳,相比一般的宠物店提供上门服务时,还会更多观察猫咪的健康状况。“因为我有医师证,如果猫咪还需要打针、喂药甚至疫苗注射,我就可以直接开药和提供服务,客户也不用再另外花钱请医生,相对来说更加划算。”

据范洪阳透露,他的门店自2019年11月开业以来,不算针对性的产后护理和疫苗服务,每月简单的上门服务订单量为30~40单,去年国庆假期甚至达到70多单,成为店内除寄养服务、宠物洗澡以外的支柱服务项目之一。

从业标准亟待统一

尽管看好宠物喂养上门服务的市场,范洪阳却对从业人员的服务标准化水平感到担忧,目前行业内大部分上门喂养内容过于简单,仅做到了保证宠物的吃喝和检查存活。”

范洪阳告诉记者,为了完善服务,接单后的上门服务不仅是为了了解猫咪,还要熟悉宠物主生活小区的出入管理和物业授权,以防任何突发状况能够及时处理。“一旦客户离家,开启室内摄像头授权,那么整个24小时之内的宠物生活状况都会受到我们的实时监控。”每两个小时,范洪阳都会检查一次猫咪的呼吸频率、行走状态和分泌物状态,地面有异物出现也会及时返回清理,以防猫咪误食。

从简单地处理到精细化的全天候管理,上门喂养服务内容很大程度上由提供服务者来决定。据于莉透露,目前行业内提供此类服务并没有明确规定,从一般的爱宠人士,到宠物店经营者,再到宠物美容师、专业宠物医师,都可以提供上门喂养的服务。

因此,担心专业知识储备不足的于莉每次上门服务,都尽量带上店内的宠物美容师唐菲菲。“唐菲菲具备CKU国际高级宠物美容师资格证,并且在全国比赛中获过奖,和她一起上门服务,也是我学习的机会。”于莉说。

范洪阳指出,国内小动物方向的人才培养基本集中在专科领域,缺乏成体系的知识学习和教材内容。“将来我会扩充上门喂养的团队,提供更多的实践机会。”范洪阳说。

于莉表示,唐菲菲的获奖经历让她看到了国家对技能人才的重视,希望能招到更多团队成员,向消费者提供更专业的服务。

责任编辑:Rex_26